猫玺先生
我媳妇儿可是小兔子乖乖。
2017-02-18

孤芳曲

#皇帝凯X将军千

#构思了差不多一个晚上

#诸君勿上升X3





总有人问天问地问他的命运。

命运有坎坷的,有平坦的。但再坎坷的命运总有那么几段是相对平稳的。

于王俊凯而言,他相对平稳的命运大概就是从他遇见易烊千玺开始。



那时腊月,当时皇上——即是王俊凯的父皇——办了一个豪华热闹的宴会,后宫嫔妃、要务大臣几乎全被请来了。

那时王俊凯还小,约莫四五岁左右,在宴会上东看看西瞅瞅,感觉很是乏味,向父皇通报了一声后便一人悠哉悠哉地来到了后院。

腊月梅花开得很是茂盛,嫣红的,雪白的,微黄的,花儿一朵接着一朵,有些枝条都被压弯了。

小小年纪,自然是逃不过这一番美景的。

王俊凯迈开步子,小小的身躯在大大的梅花树间穿梭,时不时传来几声孩童的笑声。

突然,王俊凯停住了。

梅园是被父皇新翻修的,很大,大得容得下一条河穿过。

寒冬腊月,那河早就结冰了。王俊凯却在河边看到了一个人影儿。

“喂!你是谁!”王俊凯假装粗声恶气地吼着。

那人影顿了一下,转过头,显出一张酷似女孩儿的可爱的面孔来,身上的青衣和青色披风流畅地拖在雪地上。

王俊凯一眼看去,心里一动。

那人又转过头去了,不理会他。

王俊凯凑过去,看着小孩双手捏着什么。

“你在捏什么?”

“雪球,我混了甜水儿进去的,吃了会很甜。”小孩居然买账了。

“这雪是被人踩过的,脏的。”

“这是我从家里收集来的雪,不脏。”

这说辞明显说服不了天生有点洁癖的王俊凯。

果然他撇了撇嘴,嘟囔道:“脏的吃了不好。”

声音虽小,但小孩还是听到了,抬头看他。

王俊凯也回看过去,却看到两块晶莹剔透的琥珀镶在小孩的眸中,十分漂亮,似乎日月星辰都融化凝结在了那两块琥珀里。

王俊凯看得出了神。

小孩却有些不满地鼓了鼓嘴,开口发出稚嫩的童音:“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王......”

趁着王俊凯说话张嘴巴的空档,小孩把一个小点的雪球扔进了他的嘴里。

“唔!!!你干嘛!!!”王俊凯张嘴就想把雪球吐出来,但已经晚了,雪球已经化成水了。

“你尝尝,不合口味再吐。”小孩着急地劝说。

甜味儿渐渐出来了。“唔,还挺甜的。”王俊凯咂咂嘴。

“我就说是甜的,对吧!”小孩有些高兴地说道,嘴边随即冒出两个小坑。

“你有酒窝?!”王俊凯忍不住伸手,用指腹在小孩脸上的小坑摩挲了两下。

“这是梨涡。”小孩鼓了鼓嘴,不满地回答。

“你的梨涡真好看。”王俊凯笑了,两颗明晃晃的虎牙在腊月的寒风里着了凉。

小孩看着他的虎牙愣了愣,随即转过头:“哦。”

王俊凯看过去,却看到微红的耳根。

“害羞了?”

“没有!”

“没事,我长大会娶你的,一定会娶你的,我的新娘。”王俊凯笑了,他的耳根好像被红梅映照了上去,淡红淡红的。

“???我......”

“太子殿下!太子殿下!”远方传来呼喊。王俊凯烦躁地挠挠头发,用小拇指勾起了小孩的小拇指:“长大后我娶你为妻!拉钩上吊一百年不许变,变了谁就是小狗,盖章!”

随后,王俊凯匆匆跑开了。

站在原地的小孩张了张嘴,沉默了好久,最后扶额:“我是男的......”






再见易烊千玺的时候,王俊凯登基了快三个月了。

少年不再是小时那副酷似女孩儿的模样了。

英眉附上,眉间红痣,鼻梁高挺,眼角微翘,唇珠注目,举手投足之间都泛着一股贵家公子的气质和气韵,是都城中多少少女梦中情人的模样。

而王俊凯有些失望。

当然不是因为易烊千玺不是女孩儿,这事儿他在那天拉钩后第二天就知道了,那天晚上他还哭了一场。

那为何失望?

少年人风华正茂,书生意气,但他不再是当年那个跳起来塞给王俊凯一个雪球的小孩了。

“臣参见陛下。”正追忆着往昔岁月,大殿中的那人不卑不亢地行了礼。

“爱卿免礼。”

王俊凯正有些物是人非的伤感,那人抬起眸子看向他,他也不自觉地抬眸回望。

依旧是小时候那两块惊艳的琥珀,却不再融着日月星辰,而是包裹着大河江山。

心灵一动,王俊凯嘴角上翘了一个小小的弧度。

如今让他陪在自己身边也不是不可。





易烊千玺是护国大将军,在宫里陪王俊凯不过三日便又马不停蹄地赶去北伐战争。

一去就是半年。

别看易烊千玺是一副温婉的公子模样,打起战来却是行动迅速,指挥果断,令他国闻风丧胆。

人称“战神”。

也是,身经百战却从未输过一战,这不是“战神”是什么?

按理来说,王俊凯应该为国家有这么英勇的大将欣慰才是。

但他没有。

王俊凯皱着眉,漂亮的桃花眼此时却没有一点多情的意味。

手中紧紧地拿着前方战线最新传来的通报。

大将军足智多谋,英勇善战,北伐战争全面胜利。

但。

大将军战中不幸负伤,右臂受伤。

王俊凯知道的,易烊千玺负伤这件事他前几日就知道了。

因为前几日易烊千玺发来的信,字迹没有他原本的字迹那么雄浑有力,连信都让人代写了,说明易烊千玺这次伤得很严重。

想到这里,王俊凯的眉头皱得更深了。

殿中的气氛肃静得可怕,周围的宫人站着,一动不动,快要窒息的样子。






几日后,传来消息,大将军回来了。

而皇帝却没有准备任何欢迎仪式。

大家都琢磨不透皇帝的意思,大将军立下这么大的功,理应准备隆重的欢迎仪式。

易烊千玺却不介意,回到宫中,该吃吃该睡睡。王俊凯那也没有让他滚回将军府的意思,他好生修养就是了。

想着,眼角瞥到一个抽屉。伸手拉开,里面装着厚厚的一沓信件,全是王俊凯在战争期间发来的,表层第一封还是王俊凯上一月发来的。

拆开来,里面只短短一句,却是龙飞凤舞,似是诉说写信人焦躁的思念之情:

陌上花开,可缓缓归矣。

都把丈夫写给夫人的句子用来了,他到底是有多想他啊。

想到这里,易烊千玺笑了,嘴角的梨涡温柔极了,仿佛全世界的温柔都融化了凝结在其中。





夜里,易烊千玺睡着,突然吹来了一阵风,凭着军人的直觉,他知道出问题了。

屏息凝神,因为负伤不便动手,易烊千玺想着微微放松了身体。

确定迷药下好了后,窗口处跳进来了四五个黑衣人,将易烊千玺从床上架了起来。

“大将军,对不住了。”




易烊千玺醒的时候,感觉到怀里的温香软玉,挑了挑眉,抬头就看到张贵妃那张得意洋洋的脸。

“大将军,你与宫女私通的消息已经传到皇上那里了。”张贵妃眉头一挑,更加兴奋,“感谢你为国家做了这么多,但我不会容忍一个男人从皇上那里得到的宠爱比我的还多!”

易烊千玺面不改色。

张贵妃看到了他的表情,咬牙切齿:“等着瞧吧!我看你还能淡定到什么时候!”

话音刚落,偏殿门口便传来“皇上驾到”的呼喊声。

“臣妾参见皇上。”

“臣参见皇上。”易烊千玺没拿到外衣,只能穿着内衣物行礼。

王俊凯看到眼前这副景象,眉头不动声色地皱了皱。

“皇上,这是臣妾宫中的宫女,昨夜青衣告诉臣妾说她不见了,我们一路找,在这偏殿前看到了她落下的手帕,一进来便看到这般景象。”张贵妃随即跪下,“请陛下做主啊!”

王俊凯没看跪在地上的贵妃,一直看着站在床边的易烊千玺:“易爱卿有什么话要说吗?”

“臣无话可说。”易烊千玺面不改色,声音有些惺忪的沙哑。

“抬头看朕。”

易烊千玺抬起头,看向王俊凯,不卑不亢。

王俊凯看着那两块幽深的琥珀,将他深深地吸引进去,沉溺得快要窒息了。

“张贵妃打入冷宫,不得任何人拜见。”王俊凯的声音在头顶响起,张贵妃惊恐地抬头:“皇上!为何?!为何?!”

“至于易爱卿,朕便赐婚于你二人。”王俊凯继续说了下去,语罢,转身离开。

“恭送皇上。”

易烊千玺看着王俊凯远去的背影,丝毫未理会旁边快要疯了的张贵妃。

看来小奶猫这次真的很生气,怎么办呢?

易烊千玺扶额,头疼。





晚上,易烊千玺就跑去找王俊凯了。

“陛下今日很生气?”

“朕为何生气?呵。”

王俊凯把头别了过去,懒得理站在桌前的人。

易烊千玺无奈地叹口气:“臣是来谢陛下赐婚的,臣与宫女灵儿的确情投意合......”

“你敢!”王俊凯果然跳了起来,活像一只被抢了鱼干的猫,“而且那宫女叫良儿!”

“......”

“......”

寂静了很久。

“唉,说吧,小凯你生气什么。”

“你还知道我生气?”王俊凯瞥了一眼易烊千玺垂着的右臂,“你不好好照顾自己,我不生气才怪!”

“......这个伤真的是避不了。”

王俊凯不理会。

易烊千玺也无奈地站在桌前。

过了好一会,王俊凯从抽屉里拿出一盒膏药,终于出声:“这是上好的膏药,不会留疤的,你拿去用。”

“我不是女孩子,留不留疤都没事......”易烊千玺继续无奈,看到那人又一副要炸毛的样子,急忙改口,“不过我这么英俊潇洒,是不应该留疤!”

“谁管你英俊潇洒了。”王俊凯心情好起来了,“朕要娶你,这可是拉过钩的,朕才不许朕媳妇身上这一道疤那一道疤的。”

“可我是男的......”

“那朕也要娶!父皇教朕的,承诺的一定要做到。”

“原来只是因为承诺啊......”易烊千玺的声音淡了下去。

“是的,而且阿玺你这么忠心,是该娶的。”

“不,殿下,这不是忠心......”易烊千玺的眸子也暗了下去。

“什么?”

“臣......告退。”

王俊凯疑惑地看着易烊千玺离去的背影,比寒风更冰冷,比寒梅更孤傲。



那婚自然是没赐成的。

几天下来,王俊凯一直很困惑那天易烊千玺的反应。但政事颇多,不久王俊凯也就没再想这件事了。

中秋晚宴也要到了。

王俊凯忧心忡忡地揉着太阳穴,觉得自己有必要出去散散步,否则他觉得自己快累出病了。

想着,王俊凯疾步走向竹园。

风来阵阵,竹声沙沙,碧海无际,心旷神怡。

除了竹声,似乎还有......琴声?

循声而至,目及之处,藏蓝外袍,青丝拂动。在琴弦间拨动的手不似常年打仗的手那般粗糙,而是白皙如玉,阳光从交错纵横的翠竹间穿过,温柔多情地抚摸着手上泛着粉红的骨节处。

弹琴的人微微垂眸,嘴角微抿,唇珠俏皮,光顺着他的鼻梁滑下,拂过小巧的唇珠,勾勒出了一个完美的幅度。

王俊凯出了神。

此人只应天上有,此声有幸人间闻。



“陛下来这是有何事?”

一曲终了,王俊凯还在静静回味,却被易烊千玺出声喊回了魂儿。

“最近朕有些乏,今天来这散散步。”

“哦。”易烊千玺应声,用布将琴包好,抱起琴起身便要走。可身后那人哪会如他愿:“千玺,你要走了?”

“是,臣不忍扰了陛下雅兴。”

“怎么会......”王俊凯看着面前这个恍惚有些陌生的人,突然想起了一件事:“千玺,原来你会弹琴?”

“只是略懂罢了。”

“将军大人见笑了,你的琴技可是被司音大师夸奖过的。”王俊凯身边的大监见易烊千玺太过谦虚,忍不住出口道。

司音大师?那可是著名的琴师,据说他的琴声可以与西施、王昭君、貂蝉、杨玉环的容貌相媲美,即听到他的琴声,有沉鱼落雁、闭月羞花之象。

王俊凯内心有些震撼,他想过千玺会弹琴,但却没想过他的琴艺如此精妙。

“千玺,你的琴艺什么时候这么精妙了......”易烊千玺的回辞还未来得及出口,王俊凯就开口问道。

“臣幼年就开始练琴,只是陛下不知道罢了。”易烊千玺微微欠身,“臣告退。”

弹琴之人已去,听琴之人还呆立在原地。

“大监,千玺他......还会什么?”

大监小心地瞧了一下王俊凯的神色,恭恭敬敬地弯腰回复:“将军大人从小喜好颇多,琴棋书画无所不能,属文武双全之全才。”

原本以为王俊凯会欢喜于颜表,但王俊凯却有些空落落地喃喃道:“原来他会这么多啊......可我为什么什么都不知道呢?”

还有......怎么感觉千玺在避开他?




没给王俊凯多少追究探索的时间,易烊千玺休息了一个月,待右臂伤好得差不多了之后,又马不停蹄地跑去清理北伐后敌军的余党。

临行前,王俊凯紧紧抓住易烊千玺的袍子:“千玺,就不能留下来陪我么?”

“陛下,”易烊千玺先是低着头的,而后抬起头,直视着王俊凯的眼睛,“陪着陛下臣毫无用处,臣只能以战马飞蹄,为陛下平天下。”

这天下,你要,我便都给你。

我只要你君临天下。

即使你不能完全理解我的情意。





王俊凯没想到自己有一天会亲赴前线,毕竟国家有易烊千玺这位“战神”,根本没他亲赴前线的必要。

他更没想到,自己第一次亲赴前线,看到的是受了这么重的伤的易烊千玺。

敌人特制的毒药,是极可怕的。

易烊千玺坐在床上,腰后垫着一个枕头,手上还拿着刚来的战报,眼睛在地图上扫视着,似在思考新的战术。

如果能忽略他苍白的嘴唇和微颤的睫毛以及他有气无力的动作的话,他恐怕还是那个威风凛凛、令敌人闻风丧胆的“战神”。

但那只是过去了。

易烊千玺除了满脑子的学识,已经是个废人了。

王俊凯想着,忍不住伸手保住了他。

易烊千玺在发抖。

“千玺,别怕,别怕。”

“我在。”






易烊千玺在宫中修养,王俊凯用了“将军今日得了痘症,不好出面澄清,再造谣者,杀”的托辞平息了谣言。

黯淡无光,一想到那双黯淡无光的眸子,王俊凯就心疼。

是心疼自己失去了一员大将吗?

好像不是。

那是什么呢?

王俊凯收了收心神,继续听殿下大臣的请奏。





敌人特制的毒药是用来对付易烊千玺的,但王俊凯没想到他们居然要彻底斩草除根。

“只要陛下杀了易烊千玺,那十一座铜矿就是陛下的了。”

王俊凯心里一疼,对上了易烊千玺那双眸子,无神无魂。

昔日的战神,今日却看着是这般的弱不禁风。

“陛下,还有......”

“还有什么?”

“他们说,需要陛下亲自动手......”

这是比划算的交易,那十一座铜矿是王俊凯和一众大臣心心念念的,可以扩充军备,增加战斗力。

可是......

为什么自己下不了手?

易烊千玺看着王俊凯皱眉的样子,笑了一下,走上前去,抽出王俊凯随身佩剑,把剑柄拿到王俊凯的手中:“臣原以为臣已经毫无用处,没想到臣死得还能这么值,陛下,杀了臣吧。”

“千玺,我......我下不了手!”

易烊千玺抓着的手抖得比他还厉害,他垂眸:“陛下,臣这一生忠于国家,已无遗憾,陛下有什么下不了手的?”

说着,拿着王俊凯的手就把剑往心口穿。

王俊凯挣扎,不愿这么做。

易烊千玺看着他,突然笑了,不知道从哪来的力气,拉着王俊凯的手,一下子就把剑从胸膛穿了个透。

血浸了出来。

王俊凯失声呼喊:“千玺!”

一把抱住失力倒下的人,眼睛空洞地看着易烊千玺的脸,眼眶红红,眼泪却一点都没流出来。

“小凯......这江山,你要好好珍惜......”

“千玺,现在不是你表忠心的时候!”

“这不是忠心......我唯一的遗憾是......”

易烊千玺咳出了好些血,说话也不利索,突然停住了,听着王俊凯口中哼出的调子。

“这一生,我等得好长,从懵懂少年到孤独的王......”王俊凯唱着,有些跑调。

“这是《孤芳曲》......”

语罢,易烊千玺似是还有什么没说完,却是动了动口,便闭了眼,再没睁开。

王俊凯沉默了一下。

随后终于失声哭了出来:“千玺,千玺。”

那天,大殿里始终回荡着两个字,路过的人都忍不住泪湿衣襟。

“千玺,千玺。”







一年过去了。

王俊凯这一年来始终只听一首曲子,便是《孤芳曲》。正是易烊千玺竹林中弹的那首。

却再也没笑过。

一日,王俊凯散步,看到有人挑着箱子走过,好奇道:“这是?”

“回陛下,这是禁书,小人这是要拿去烧了的。”

王俊凯掀开盖子,随手翻看。

“这本是什么?”

领头的人瞅了瞅,回复:“回陛下,这是关于断袖的。”

“那好,这本留给朕,你们走吧。”

“是......是。”





王俊凯时隔一年多,又哭了一次。

他终于知道易烊千玺遗憾什么了。

也知道当初自己那懵懂的感情是什么了。

只简简单单的两字,“喜欢”。

不,现在或许应该是一个字了,那就是“爱”。

可是,千玺,恐怕再也听不到他的告白了。

王俊凯放下书,颤颤巍巍地走到易烊千玺的画像前,伸手摸着那朱砂痣,又是喃喃道:“千玺,千玺。”

这天下,是你给我的,我一定会好好珍惜。




公元921年,一代明君王俊凯逝世。

据说,临终前,昏迷不醒的他只喃喃道二字:“千玺,千玺。”




公元2050年,身为新时代的少年,易烊千玺无奈地被同学拉出来买冰淇淋吃。

冰淇淋味道很不错,易烊千玺吃着吃着却吐出来了。

罪魁祸首就在地上。



公元2050年,校霸王俊凯正准备去找学生会主席易烊千玺算账,这是他第一次见到易烊千玺。

然而他见到学生会主席的第一件事就是:躺下。

只见王俊凯突然邪魅地躺在地上,对着目瞪口呆的易烊千玺说道:“你的男朋友掉地上了。”





自问来时路,走不尽爱的轮回。



【END】

————————————

完了。

我第一次打这么多字的文。

歌词出自霍尊的《孤芳不自赏》,我听这歌哭了两次。

谢谢阅读。


评论(4)
热度(43)
©猫玺先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