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玺先生
我媳妇儿可是小兔子乖乖。
2018-11-28

老流氓与未成年

#成年的易烊千玺,你好。

#北易


#伪兄弟


#以此来声讨某人(并不)




“你童言无忌,搞得我心猿意马。”




北野是大院里公认的小混蛋,虽然不至于碰黄赌毒的地步,但三天两头打架打出来的名头也足够混蛋了。


与他同院的易烊千玺,完全是他的正面教材。


听话的乖宝宝,德智体美全面发展的学霸,传说中的别人家的孩子。


然而北野和易烊千玺心里都很清楚,压根不是这么一回事儿。


尤其北野某天偶然瞥见易烊千玺在校门口怀抱一个女孩儿并目送女孩离开后,他一脸黑线。


感情自己也差点儿被这个未成年骗了。




北野少年时混蛋了些,其实成绩不错,只是在外的“危名”掩盖了其他闪光点。


成年后他就搬出大院,和朋友一起办创业公司,凭着利落的办事手段和隐忍狠厉的性子干得风生水起。


今年他回大院过年的时候,发现高三备考的易烊千玺也回来了。好几年都没见面了,北野在院子门口看见易烊千玺时还愣了一下,差点没认出来。


倒是易烊千玺看到他,立即从善如流地开口,是干净的少年嗓音:“北哥,下午好。”


“千玺,下午好。”




“小野啊,千玺这学期不住校了,不方便他复习。他学校离你公寓近,能不能让他去你那里住?”


北野不动声色地咽下嘴中的花菜,利落地答了一个字:“好。”


易烊千玺乖巧地道谢后,一边低头扒饭一边悄悄地打量着北野,眼中深邃无边。


北野刚谈完合作就赶回大院,衣服没换,穿着谈判时的孔雀蓝西装,没有一丝褶皱,流畅的线条勾勒出漂亮的身型,禁欲中带着一点……性感。


……有点变态的想法。


易烊千玺立即收回目光,专心扒饭。


他收回目光后,北野不留痕迹地抬眼,目光从易烊千玺毛茸茸的头发上扫过。


人们都说,心里有鬼的人才不敢直视对方的眼睛。




“千玺,你以后住这里。”北野打开了委托人收拾好的客房。易烊千玺点点头,把行李箱搬了进去。北野靠在门上叹了口气,小孩大年三十才回家,行李箱都没怎么打开过,住了两天就赶回来参加补课。


北野回神的时候,易烊千玺刚刚把床的绵羊玩偶摆好。


“饿了吗?”


“嗯。”


“那我带你出去吃饭。”


“嗯……北哥我想吃意面。”


“行。”




意面的味道很好。


易烊千玺把书包收好放在一边。


当然,和心上人吃饭,别说意面,就是一碗清粥他都能喝出瑶池宴上美酿的味道来。


只是自那之后,他就没能和北野碰面。高考倒计时临近一百天,他早上六点起床只看见桌上阿姨准备好的早餐,晚上十一点睡觉时北野还没有回来。


同在一个屋檐下,愣是过得像住在两个星球的人,连公转围绕的中心天体都不是同一个。


快一个月了,意面的味道都快忘了。


易烊千玺把腿盘在沙发上,把电视上放着的新闻换成一个轻松的娱乐综艺,不自觉露出一副气鼓鼓的表情,活像一只被人抢了小鱼干的奶猫。


反正学校明后天放假,他今儿一定要坐这儿把人给等到了。


这一等,就等到了凌晨一点。


北野开门走进客厅,看到歪在沙发上睡着了的易烊千玺。


“千玺,我回来了,去卧室睡。”


易烊千玺的眼睛都睁不开,发出一声模糊的轻哼。


其实他有一个鲜为人知的习性,进入熟睡后除非他愿意醒,或者有什么特别紧急的事儿,否则他是不会睁眼的。而且,这种时候他还会“醉睡”。遇到不熟的人还好,他会安安稳稳的;但如果潜意识里判断出是熟人的话,他什么事都能干出来。


可怜北野活了二十多年,第一次见到有人撒“睡疯”。


易烊千玺明明闭着眼,双手却缠上他的肩膀,手劲儿大得他以为小孩醒了,但他听见小孩连字都咬不清楚的复读式话语时就否定了这个念头,随后蹙起了眉。


“北哥抱……北哥抱……”


小孩儿搂住他的脖子不放手,北野不得不弯腰把小孩儿横抱起来。大概察觉到心愿已了,怀里的小孩儿瞬间安静了。然而北野刚把他放到床上,易烊千玺又开始不安静了。北野好脾气地凑近,听清易烊千玺的呢喃后身体一僵。


“北哥亲……”


北野至今唯一一次吻过易烊千玺的,是在三年前大院的走廊上。


三年了,易烊千玺记得最清晰的除了那个吻,就只有那晚尤其明亮的月和尤其冷的风。


这总让他误以为是在天台上。




那是易烊千玺还是一个外表乖巧,实则狡猾的小朋友,半夜起床企图去厨房偷点米糕吃的时候遇见了在走廊上散心的北野。


月光均匀地撒在窗前人的身上,那时北野不过二十一岁,正值创业初期,谈完公事赶回大院准备参加老爷子的六十大寿,身上穿着有板有眼的西装,披着老爷子送的红色毛领披风,指间夹着烟,整个人清冷高傲得仿佛画中仙。


易烊千玺愣是一眼就看痴了。


下一秒,画中仙转过头,看着他,然后察觉到什么似的,勾起唇角,露出一个极浅却极好看的笑来。


然后只穿着睡衣的易烊千玺被冷风吹得打了个喷嚏。


画中仙蹙眉,敞开披风把他裹了进去。


“半夜不睡觉出来干什么?”


北野平日拒人千里,今天心里却泛滥了一丝温情,他不太喜欢这种感觉,一直蹙眉,低头看着怀里的小孩儿,还是呆愣的表情,皮肤在月光下显出正宗的月牙白的肤色。


傻。


北野这么想着,把烟灭了,然后低头鬼使神差地对着小孩儿的唇吻了下去。


月光,有时候是个蛊惑人的东西。


北野看着同样皎洁的月光,又看着易烊千玺安睡的脸。


好像在暗自下着什么决心。




第二天易烊千玺起了床,洗漱好后出房间,发现了坐在餐桌边等着自己的北野,眼睛一瞬间亮了起来:“北哥,早上好!”


北野穿着家居服,淡淡地扫了他一眼,点点头:“嗯。”


看着小孩乐呵呵地吃完早餐,北野捏了捏拳头,还是狠下心:“千玺。”


“嗯?”易烊千玺愣住了,看到他的表情立即明白了他要说什么,眸中的笑意消失不见。


“我是你的表哥,虽然没有血缘关系,但是也不能……”北野暗自沉下一口气,“三年前,是我……”


“他们说的没错。”


这次轮到北野愣住了,对上易烊千玺的目光,但这次小孩儿的目光冷冷的,不带一点温度。


“大人,都是一群胆小鬼。”


筷子和碗碰撞的声音,随后便是门被砸上的声音。


北野立即回过神,穿上风衣追了出去:“易烊千玺!”




未成年当然是跑不过成年人的。


易烊千玺低着眼,被北野困在角落里,一动不动得就像一个木偶。


北野喘着气,盯了他一会儿,最终叹了口气:“小孩儿。”


“看着我。”


易烊千玺迟疑了一下,还是抬头看着他的眼睛。


“你就是……”


男人的眼睛越靠越近。


“……占着我拿你没办法,对吧?”


“小坏蛋。”


小坏蛋没出声,只是轻轻笑了起来。


要说坏蛋,北野才是,三年前强吻他的,乱了他心的,收走他这个滥情的祸害不少女孩的小坏蛋的,只是北野。


北野上前咬住易烊千玺眼镜的一个腿儿,把他的眼镜取了下来。


“以后别戴眼镜了。”




和北野在一起后,易烊千玺非但没有矜持一点,反而更加放纵了。


具体表现就是,随时随地随心随性地,撩拨自家男友。


然后理直气壮地摆出“未成年”这道护身符,幸灾乐祸地笑着跑走。


虽然有时会被男友加以“你哥我想干就干”的威胁。


这段“天真”的日子并不长久。




某个平淡无奇的周三早晨,易烊千玺被北野叫醒了,睁眼就对上北哥的眼睛,小孩儿的心情好得不能自已,得意忘形地开口:“北哥这么积极?来给我解决清晨问题的?”


北野的眼色暗了暗。


但老流氓就是老流氓,会把尾巴藏得好好的。


“是吗?小朋友想怎么解决?”


“你躺着,我在上!”某位小朋友刚睡醒的大脑已经忘了今天自己不再是未成年的事实。


“好。”


老流氓意味深长地笑了一下。


于是过了一会儿,卧室传来一些无法形容的暧昧声以及……某位小朋友带着哭腔的声音。


“北哥……我错了……我童言无忌……呜……”


“你童言无忌弄得我心猿意马,你觉得这在我面前是个理儿?”


“不……我想躺着……呜……”


“小朋友不是想在上嘛。”


……


可不是这个在上啊!


刚成年的千玺小朋友在第一天就切身感受了一次成年世界的凶险。


欲哭无泪QAQ。




【END】


—————————

某些情节和对话是真实经历。

……请勿模仿。

评论
热度(40)
©猫玺先生 | Powered by LOFTER